首頁 > 銀行·保險 > 正文

透視2018年信貸流向 銀行資金偏好房地產信用卡貸款增速加快

2019-05-08 16:47:56 來源:中國證券報

伴隨2018年上市公司年報披露落下帷幕,銀行信貸流向也浮出水面。從資金整體流向來看,由于銀行信用偏好降低,從2018年下半年開始,信貸資金明顯向安全性更高的零售資產傾斜,對公投放占比呈現壓縮態勢。

分析人士認為,在對公投放節奏放緩的背景下,銀行傾向將有限資金投入到房地產、交通運輸等行業,而在制造業投資上更趨謹慎。零售端方面,國有大行新增零售貸款主要投向個人按揭貸款,股份行則是按揭貸款和信用卡貸款平分秋色,且信用卡貸款增速明顯加快。2019年,隨著寬貨幣到寬信用傳遞逐步確認,銀行有適當提升風險偏好的趨勢,預計會加大對公信貸的配置。

去年下半年對公占比全線收縮

從32家A股上市銀行2018年年報披露的信貸數據流向來看,2018年下半年信貸資金明顯向零售傾斜,對公占比全線壓縮。

中國證券報記者統計,總計25家上市銀行的零售貸款占比有所上升。其中,西安銀行增幅最大,零售占比由2017年末的17.62%上升至2018年末的26.33%。而上市銀行對公貸款呈現出別樣圖景,共計28家對公貸款占比出現不同程度的下滑,當中包括國有大行、全國性商業銀行、城商行和農商行。從數額來看,平安銀行和中信銀行對公壓降規模最大,兩家銀行2018年末對公貸款余額較上年末分別收縮386億元和247億元,對公貸款占比分別下滑9.17%和5.19%。

上市銀行對公投放更趨謹慎,主要是從2018年下半年開始的。據中國證券報記者統計,2018年上半年,僅有平安銀行對公貸款規模出現負增長;而到下半年,總計11家銀行對公貸款規模較中報出現下滑。從數據來看,絕大多數銀行對公信貸投放集中在上半年,下半年則明顯收縮。如工行2018年上半年對公新增信貸投放為4045億元,下半年新增僅775億元;招行2018年上半年對公新增投放達1178億元,下半年投放規模壓降了78億元。

目前來看,銀行信貸投放主要集中在房地產、制造業、交通運輸業、租賃及商務服務業。值得注意的是,在對公投放節奏放緩背景下,銀行傾向加大對房地產、交通運輸行業投放力度,而在制造業投資上更趨謹慎。

2018年,五大行均加大對房地產投放力度,中行、工行、建行的房地產行業貸款凈增長均在千億元左右。與之相對的是,四大行(除交行外)對于制造業的貸款整體在減少,建行、工行、農行和中行對制造業企業的貸款分別減少587億元、528億元、310億元和109億元。

大型股份行加碼房地產、交通運輸行業貸款趨勢也比較明顯。如招行2018年房地產行業、交通運輸行業新增貸款規模分別達645億元和571億元,貸款占比分別提高3個百分點和2個百分點。

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王錕指出,銀行傾向選擇交運、房地產行業主要是考慮到以下因素:一是上述行業均屬于重資產行業,固定資產占比較高;二是存在可預見的現金流,這些行業一般以項目融資為主,項目現金流可明確測算;三是現金流穩定性,這些行業均在可以預見的周期區間內,行業波動相對較少。

2018年房企融資渠道逐步收緊,但上市銀行的房地產行業貸款總額卻在逆勢增長。王錕認為,銀行青睞房地產行業有四方面因素:一是土地資源的稀缺性;二是在目前政策下,不動產價值波動區間小;三是銀行貸款過程中,對資產價值進行評估,確保在一定的減值幅度內;四是房地產變現方式更加靈活。

興業研究孔祥認為,2018年下半年銀行整體降低了自身風險偏好,考慮到房地產投資表現出的較強韌性,銀行加大了向房企龍頭的信貸投放,推動對公信貸向房地產行業傾斜。

“銀行降低風險偏好,會找可靠的資產投放,房企龍頭現金流較好,也有可靠抵押物,比較安全。”孔祥表示,更確切地說,對公信貸是向大型房地產企業傾斜,中小房企很難拿到開發貸,它們主要通過非標融資,這一部分在收縮,這又進一步促進了地產行業的集中度提升。

新增貸款流入房貸和信用卡

信貸向零售方向傾斜后,新增零售資金流向哪里呢?目前來看,五大行新增零售貸款主要投向個人按揭貸款,股份行方面則是在按揭貸款和消費貸款兩方面平分秋色。五大行仍然是房貸業務大戶,無論是年末房貸余額還是增量,都在上市銀行中排名居前。其中,建行2018年末房貸余額達48444億元,在總貸款中占比高達35.1%,排名五大行之首。

從新增貸款角度來看,大行新增個人貸款主要投向房貸。除交行外,其余四大行的房貸增量占新增個人貸款比例普遍在80%左右。如工行,2018年新增個人貸款達6911.16億元,占新增貸款總額近60%。其中,個人住房貸款新增6512.72億元,占新增個人貸款比例超過94%。工行在2018年年報中指出,個人住房貸款增加主要是重點支持居民自住購房融資需求。

建行2018年末個人貸款余額為58398.03億元,較上年新增6459.50億元。其中,個人住房貸款較2017年新增5405.28億元,新增個人住房貸款占新增個人貸款比例約為84%。

股份行方面,新增信貸主要向按揭貸款、信用卡貸款和消費貸款流入,且信用卡貸款增速明顯加快。以資產排名股份行第一的招行為例,2018年末該行零售貸款總額為19875.87億元,較2017年末增長12.66%。新增的2233億元零售貸款中,43%投向個人住房貸款,37%投向信用卡貸款。增幅方面,個人住房貸款同比增長12%,低于信用卡貸款17%的增幅。

資產規模在股份行中排名第二的興業銀行,2018年的零售貸款總額增長2556億元,其中57%流入個人住房及商用房貸款,34%流入信用卡貸款。從增速上看,該行信用卡貸款余額同比增長46%,增幅近乎房貸增速(房貸余額同比增長24%)的兩倍。

信貸風險偏好逐步提升

孔祥指出,2018年監管趨嚴導致信用收縮,銀行對公風險偏好有所降低。一方面,上市銀行降低了對公規模的增速;另一方面,調整投放行業,將資金投向安全性更高的行業。

王錕認為,驅使銀行在對公業務和零售貸款業務上進行業務轉變的原因主要有三:一是從盈利角度來看,零售銀行高盈利水平已逐漸凸顯,消費貸款和信用卡業務應用場景日趨豐富,現在處于上升趨勢;二是零售貸款違約率保持穩定,銀行在風控上處于主導地位;三是零售貸款模式更趨多樣化和個性化。

王錕表示,對公業務的開展需要有資金成本優勢作為支撐,這方面大行更具優勢。同時,對公貸款受經濟基本面影響較大,具有較強的周期性,對于風控能力較弱的中小行是一個挑戰,因此中小行向零售轉型的動力更加強勁。

孔祥認為,零售貸款尤其是信用卡、消費貸款將是銀行中長期的重要資產配置方向。一方面,隨著居民儲蓄率下降,消費習慣發生變化,信用卡貸款和消費貸款預計未來有較大的增量;另一方面,信用卡業務絕對收益率較高,在資產荒情況下銀行會更關注信用卡貸款。他說:“但也需要注意投放結構,現在銀行在信用卡投放節奏上有點快了,尤其要重視風控。”

對公方向上,孔祥指出,2018年銀行業整體是在降低風險偏好,2019年隨著寬貨幣到寬信用傳遞逐步確認,銀行有適當提升風險偏好的趨勢,預計會加大對公信貸的配置。

王錕認為,相比2018年,上市銀行2019年的信貸資金流向將呈現出更明顯的差異化和結構化特征。從銀行方面來看,大行將更加專注對公業務,業績增長點也在對公業務上。股份行及小行將更加集中區域化優勢,有針對性地對小微客戶、個人客戶提供差異化服務。從行業資金流向上看,房地產(含個人房貸)雖然仍占大頭,但在宏觀調控下,占比會逐漸下降,資金逐步轉向制造業。從增長上看,零售貸款仍有發展空間,主要表現為以信用卡為載體的消費貸。

精彩推薦

本網站由 財經產業網 版權所有 粵ICP備18023326號-29

牛牛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