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股IPO > 正文

北京農商行股權遭拍賣 謀劃IPO七年無果

2019-03-26 11:23:19 來源:時代周報

阿里拍賣平臺信息顯示,因為無法償還4000萬元貸款,北京二十一世紀奧亞德經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奧亞德經貿”)持有的3.3億股北京農村商業銀行(以下簡稱“北京農商行”)的股權已進入司法拍賣程序,并將于4月1日被拍賣。

據上述拍賣的評估報告,以2017年年末為評估基準日,奧亞德經貿持有的北京農商行3.31億股股權的市場價值為14.63億元,約為4.42元/股;上述拍賣股權被分為13份,合計起拍價約為11.71億元,約為3.54元/股,較評估價降了兩成。

對比2018年9月末每股凈資產4.07元,起拍價僅為0.87倍市凈率。Choice數據顯示,此次北京農商行的起拍價格,明顯低于目前上市銀行的平均市凈率1.12倍。

公開資料顯示,北京農商行成立于2005年10月,由北京原127家法人農村信用合作社以發起設立方式改制組建而成,是國務院批準組建的首家省級股份制農村商業銀行。截至2018年9月末,北京農商行資產規模為8574.04億元,在全國農商行中僅次于重慶農商行。

為避免出現因受讓方資質不合格而無法完成股份過戶的情況,北京農商行董事會在法院回函中表示,“競拍者提前由北京農商行預審”。時代周報記者聯系北京農商行投資者關系部采訪,其工作人員則表示:“關于已提交預審的競拍方信息暫不可透露,目前均以拍賣上的公告為準。”

所拍股權皆已質押

據《北京農商銀行2019年同業存單計劃》披露,截至2018年9月末,該行股份總數為121.48億股,其中法人持股比例為77.87%。持股比例超過5%的僅為該行的前四大股東,分別是北京國有資產經營管理中心、北京市國有資產經營有限責任公司、北京首都農業集團。

截至2018年9月末,奧亞德經貿為北京農商行的第九大股東,持股比例為2.73%。在北京農商行向法院提供的回函中,上述拍賣的奧亞德經貿所持有的北京農商行3.31億股股份已被全部質押,其中2.48億股質押給廈門銀行,500萬股質押給民生銀行,7796萬股質押給江蘇銀行。

對此,杭州市上城區法院工作人員在電話采訪中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股權質押不會影響拍賣,法院執行上為強制過戶。”

嘉源律師事務所公司融資及證券事務方面律師常躍全向時代周報記者解釋:“有權益負擔的權利可以被拍賣的,例如股權或不動產都可以進行拍賣,完成后,競買人將承擔原先的權益或債務。在拍賣之前,應該把權利瑕疵、狀況告知潛在的競買人,讓競買人自己來衡量。”

據上述《同業存單計劃》,截至2018年9月末,北京農商行設有分支機構673家,均處于北京地區。同期,該行實現凈利潤55.54億元,同比增長17.55%;不良貸款率為0.35%。

在一線城市“北上廣深”中四家農商行中,北京農商行在資產規模上仍為領先。截至2018年年末,上海農商行在的資產總額為8182.01億元,深圳農商行總資產為3093.5億元,廣州農商行披露的最新數據為2018年6月末,其資產總額為7536.36億元。

目前,北京農商行股權的拍賣信息已公布多日,負責此次拍賣的杭州市上城區法院有關人士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目前沒有接到競拍者的咨詢電話,一般先由北京農商行進行預審,過了預審才能參與競拍。目前也沒有收到北京農商行方面提供的競拍者情況。”

此次拍賣中負責咨詢的杭州易槌科技工作人員在電話采訪中告訴時代周報記者:“因為銀行股權對股東資質有較高要求的特殊性,盡管分成13份進行拍賣,最后由一家企業拍下全部競拍資產是存在可能性的。”

高管變動頻繁或拖累IPO

在此次北京農商行股權拍賣中,該行上市籌備已多年的背景,也讓業內頗為關注。

在2012年年報中,北京農商行就將IPO事宜作為工作主線寫入戰略規劃中。隨后,幾乎每年的年報都對IPO事宜進行強調。其中,北京農商行在2013年年報中披露,部門架構中設置有“IPO辦公室”,由董事長王金山分管,時任副行長付東升的工作任務,第一項便是“協助管理IPO辦公室”。2016年,北京農商行在年報中稱,將在2017年啟動IPO各項準備工作,并擇機申請上市。

目前9家A股或H股的上市農商行中,重慶農商行、廣州農商行在資產規模、盈利能力等多方面領跑,且上述兩家農商行均有實現“H+A”兩地上市的意圖。上海農商行與北京農商行的財務表現更為接近,而在今年1月,上海證監局披露上海農商行的輔導備案情況。

相較而言,北京農商行的上市籌備已開展了近7年,至今尚未踏出實質性的一步。時代周報記者就上市籌備問題聯系北京農商行采訪,該行董事會辦公室有關負責人則表示:“近期對上市事宜不接受采訪。”

北京農商行上市籌備已有多年,卻未有實質性進展,業內人士多猜測為高層變動造成的影響。在北京農商行將IPO事宜寫入2012年年報后,2013年10月北京農商銀行前董事長喬瑞卸任,行長王金山在接任董事長之后同時兼任行長一職。直到2015年9月,銀監會公布張健華出任北京農商銀行行長的批復;一年半后,2017年1月,華夏銀行發布換屆董事會決議中將張健華聘任為華夏銀行行長。

張建華卸任后,北京農商行行長一職空缺近兩年。2018年7月,北京市委組織部發布干部任前公示,付東升擬任北京農商行黨委副書記,擬提名為北京農商銀行董事、行長人選;同年12月,北京銀保監局正式核準批復付東升為北京農商行行長的任職資格。至此,北京農商行的經營管理班子團隊才算完備—黨委書記、董事長為王金山,行長為付東升,另設有五位副行長。可見,北京農商行的完備高層到目前才算穩定。

“銀行資本補充有增資擴股、發行優先股、可轉債、二級資本債券等渠道,上市只是資本補充方式中的一種,上市推進得快或慢,高層的計劃是關鍵。”一位不愿具名的華南地區城商行人士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精彩推薦

本網站由 財經產業網 版權所有 粵ICP備18023326號-29

牛牛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