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正文

科技主題類爆款井噴留隱患 抱團科技股需防踩踏風險

2020-03-02 10:08:01 來源:證券市場紅周刊

春節過后,內地公募基金的發行熱度直達沸點:本周一開始發行的交銀創新領航和國泰藍籌精選混合均一日售罄。根據不完全統計,節后日光新基的數量已經超過10只;與此同時,節后新權益基金的募資規模已經超過1000億;若從年初算起,2020年以來權益基金的募集規模已達2000億。

一時之間,公募基金似乎進入了史上最好的發行時段,爆款基金幾乎成為每家基金公司的標配。爆款基金中,科技主題基金更搶眼,限額發行、比例配售的場景一再出現?;鸢l行空前火爆,但問題也隨之而來,從過去的三天一爆款演變成極致的四天六爆款。之所以爆款產品疊出,記者采訪得到的答案是:一方面去年公募賺錢效應下導致的居民儲蓄搬家效應;另一方面更是銀行或機構資金的委外需求。在央行不斷釋放流動性和中小企業放貸風險升高的大背景下,基金投資看似是一個較為安全合理的出口,但業內對爆款產品數量急速增長不無擔憂。

科技主題類爆款井噴留隱患

從新成立的基金公告來看,最近一周(2月17日-2月21日)共正式成立了9只主動權益類基金,睿遠均衡價值、交銀瑞思、易方達研究精選、永贏科技驅動等基金皆成為名副其實的爆款產品,合計成立規模達600億;同時當周共誕生了5只日光基,且上周正式發行的權益類基金達到了10只。與此同時,2月最后一周仍有多達21只產品上檔發行,權益類占據11只,限售6只,其中具備成為爆款產品潛質的不在少數。

那么,怎樣的產品才是爆款呢?上海證券基金分析師楊晗對《紅周刊》表示,爆款基金往往會出現限額限售的情況,且最終募集規模大、時間短。爆款基金的產生條件,通常包括天時(行情好)、地利(銷售渠道給力)、人和 (基金經理過往業績優秀)。“此外,業績較好的老基金通過持續營銷規模突然放出巨量,也應被稱為爆款基金。”泰石投資董事總經理韓瑋如是補充。

那么,爆款基金的收益能力如何?好買基金研究中心的研究表明,歷史上看,爆款基金成立的第一年僅有不到1/2的爆款取得正收益,且第一年平均回報僅為4.97%,業績分化較大。但從長期業績角度,有超過80%成立10年以上的爆款產品取得正收益。不過總體來看,募集規模越大的基金獲得的累計回報率和年化回報率較低。

具體就2020年最新一批爆款產品大多在發行時會突出“限額、配售”等字樣,同時,新發產品對基金經理會有包裝,例如本周記者的郵箱中就收到了一封華泰柏瑞基金新品的推薦郵件,標題就有“華爾街大咖歸國首只新基金即將發售”,在郵件對擬任基金經理的介紹中,此君只是曾經在華爾街工作12年,但是卻沒有提及他所管理過的產品的長、中、短期業績。

此外,據《紅周刊》記者統計,在截至2月24日今年以來一日售罄的主題基金中,科技主題類的基金就有8只之多,占比超過一半。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去年公募重配科技板塊大獲成功;另一方面是創業板近期疊創新高,其中以半導體、芯片、5G等為代表的科技股持續走強,公募掀起了一陣掘金科技板塊的風潮,據悉后續還有更多的科技主題基金已在路上。

當然,某種程度上,科技股的持續飆升也有公募合力驅動的功勞。天風證券研報指出,此前成立的新基金在2月份的建倉,推動了市場尤其是科技股的上漲。我們以統計基金四季報中持有量最大的一只科技股億聯網絡來看,公募基金的持股占比達到了34.99%,持股市值約為25億元,而該基金的流通市值也不過161億元;可以說在節后該股將近26%的漲幅中,公募基金攻不可沒。

但現有科技股中具有硬核實力的公司尚在少數,目前的行情更多還是資金與概念疊加的雙軌驅動,在估值推升的過程中,隨著泡沫成分的積累,公募的抱團勢必早晚會分化,因此后進場的科技主題類基金面臨的風險因素越來越大。而內地公募史上爆款基金表現乏力的例子也有不少。愛方財富總經理莊正表示,2007年3月5日中?;鸪闪⒘酥泻D茉床呗曰旌?,該基金的成立規模達到97億元,在當時也屬于規模比較大的基金了,但此后的較長時間該基金表現較為平庸,最新年化收益不到1%,成立大約13年的凈值增長率僅約為10.19%,同期滬深300指數上漲62%。

規模臃腫投資或遇難題

除對產品主題趨同化擔憂外,多只爆款基金的規模過于臃腫則是另一個遭到詬病的地方。在開年以來成立的爆款基金中,就規??梢苑譃橛邢奘酆蜔o限售的兩種,而前者的代表就是睿遠均衡價值和劉格菘的廣發科技先鋒,最終比例配售的結果,兩者成立的份額也分別達到59.65億和79.10億;而后者的代表則是一日賣光的易方達研究精選和匯添富大盤核心資產,兩只新品最終的募集份額都突破百億。

其實,資金對于權益類產品的配置熱度早在去年就已升溫,統計顯示,2019年上半年公募基金募集的平均規模是10.46億份,2019年下半年的平均募集規模17.25億份,而今年以來的平均首發規模驟增至26.32億份。但是,規模是超額收益的敵人:從權益類公募的歷史上看,產品募集規模越大,其獲得高收益的概率則較低。

以去年的公募狀元劉格菘為例,他所掌舵的廣發雙擎升級最終問鼎年度狀元。但是這只產品成立于2018年的11月2日,彼時成立時的份額僅約為2.48億,基本為踩線成立;此后,基金的規模也隨著基金的業績來了一次徹底的V型反轉,基金的規模一度跌到3500萬一線,但此后隨著重倉科技股所帶來的凈值飛升,基金規模迅速膨脹,萬德顯示去年末的最新規模已經達到68.73億,目前產品暫停了大額申購。而同樣暫停大額申購的還包括了多只去年業績優異的基金,包括華安媒體互聯網、銀河創新成長、交銀成長30等等。畢竟,如果大額資金沒有限制的進入會攤薄老基民的利益,同時可能在凈值出現回撤時導致基金季度凈利潤為負;另一方面,基金經理調倉換股的難度也將隨之增加。

對比去年年終的績優基金,就本年新成立的爆款產品而言,產品規模的數倍增長則加大了操盤難度。仍然以狀元劉格菘為例,去年同期他所管理的幾個產品合計規模大約為20億左右,但如今他管理的產品大約已經在400億~500億的水平了,投資的難度將數倍于從前。根據記者的調查了解,實際部分基金經理私下并不情愿產品募到集天文數字,因此會主動要求給新發產品限額;但是,公募發行渠道是強勢一方,出于利益考慮,他們基本都不愿意給產品限額,因此形成了經年累月難以化解的矛盾點。

此外,由于爆款產品的基金經理并非都有過管理超大規模產品的經驗,因此如何操作爆款新品也是一項艱巨的挑戰。根據《紅周刊》記者的統計,在去年年終權益10強產品的基金經理中,只有劉格菘和胡宜斌是相對在基金經理崗位任職時間相對較長的掌舵人,其余基金經理相對經驗欠豐;對比來看,2020年新成立的一批爆款基金情況較好,其中馮波、王栩等幾位都有著10年以上的基金經理崗位從業經驗。

但是,他們所碰到的新問題是,相比最新掌舵的爆款,此前他們管理過的產品規模則顯得袖珍很多。

“統計顯示,成立滿10年、基金規模首發規模超過100億、基金年化復合增長率超過10%的基金僅有南方績優成長混合一只。但分析該基金的業績增長,發現它明顯超越指數的那一段時間也就是2017年初至今。所以對于規模較大的新發基金要想獲得較好的業績,控制倉位,也就是控制對二級市場的投資規模非常重要——尤其是在市場熱度比較高的時候,很多在牛市發行的基金可能因為長期不建倉、少建倉而同類排名前列的。”莊正強調指出。

“抱團”操作需提防踩踏風險

2月28日,受外盤市場影響,A股再次大幅下挫,創業板也不能幸免,公募基金的日行情更是“哀鴻遍野”。

這也給鎖定科技板塊預定爆款的基金公司敲響了警鐘,如此背景下,也對后來的同類型爆款產品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首先是建倉的節奏和股票倉位比例的把握。新基金可以利用封閉期的機會不急于建倉,耐心等待板塊估值調整到位;其次是對科技板塊的子行業進行合理的篩選,結合目前正在披露的上市公司年報,選擇已經有一定業績釋放的公司長期持有,畢竟板塊未來的投資邏輯還是要落到產業趨勢、公司競爭力和業績上來。

綜合《紅周刊》采訪,多位業內人士擔心過熱的科技板塊一旦出現較大調整,對公募基金而言,急有可能會出現踩踏風險。曾幾何時,對于一些小盤股,基金經理的選擇會比較謹慎。但隨著去年以來科技類股票的“平步青云”,業內這一約定俗成的清規戒律逐漸被打破,畢竟科技板塊的財富效應明顯;但隨著泡沫越吹越大,踩踏的風險確實客觀存在。

長量基金分析師王驊建議:“我覺得即使回調也不應該調整新發基金的配置結構,既然新發基金定位創新科技,因為怕調整而改變配置是不可取的,可以適當降低倉位或者選擇科技股中業績確定性相對更強的品種。”

接受《紅周刊》記者書面采訪時,國聯安科創三年擬任基金經理潘明則明確指出,沒有硬核科技的互聯網創新就像沙灘上的城堡,而半導體是硬核科技的核心已是市場的共識??苿摪逯械陌雽w設備和辦公軟件龍頭具有比較高的長期配置價值。新的計算機投資主線尚不明朗,包括法定數字貨幣,但國產化依然有可持續性。半導體還是主戰場,后續也會積極參與傳媒和新能源等其他活躍戰場。

精彩推薦

本網站由 財經產業網 版權所有 粵ICP備18023326號-29
聯系我們:527 822 [email protected]

牛牛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