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正文

網約車“跑馬圈地” 傳統出租車路在何方?

2019-09-27 13:52:36 來源:證券日報

“10年前,開出租車非常賺錢,每月收入過萬元,但10年后,出租車司機的月收入不但沒有漲反而還急劇下降,扣掉份子錢、修車費、汽油費等之后,每月只能賺5000元。”一位出租車司機向《證券日報》記者抱怨,自從網約車發展起來后,出租車司機的日子越來越不好過了。

有出行行業人士向《證券日報》記者分析,網約車出現后,有一些開出租車的司機轉開網約車去了,導致部分出租車閑置。

世界資源研究所中國可持續交通項目主任劉岱宗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新的互聯網公司也好,科研結構也好,對未來行業的判斷就是傳統出租車如果不‘洗心革面’、迎接新的行業變革,未來的市場份額會越來越小。”

數據顯示,網約出租汽車客運量占出租汽車總客運量的比重從2015年的9.5%提高到2018年的36.3%。那么,面對來勢洶洶的網約車,出租車的未來會駛向何方呢?

部分出租車

遭閑置

一位開了10多年出租車的老司機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現在開出租車不像以前那樣賺錢了,特別是越來越多的網約車出現后,現在路邊等車的人都是通過手機軟件約車,出租車只能空跑,油費只能自己出。”

有出租車司機向記者表示:“受網約車的沖擊,出租車的生意減少了。尤其是網約車用返還紅包等方式招攬客戶時,出租車司機的日子最為難過。再加上現在城市越來越堵,一旦遇到堵車就會虧本,雖然車費會變高一些,但還是不劃算。”

不少出租車司機轉開網約車。

“南京市就有許多出租車司機退租改開網約車了,因為有的司機跑出租不但不賺錢反而會虧本。”有出租車司機向記者表示,“一天開車超過12個小時,但賺的錢大半都要交份子錢,而開網約車則不用交。”

事實上,隨著部分出租車司機改開網約車,導致大量出租車被閑置。

此前有相關報道稱,在南京市多處空置場地上,停放有大批量被退租的出租車。

更有南京市客管處相關人士向媒體介紹,自2017年初以來,南京市傳統出租車行業“退車潮”愈演愈烈,截至2018年3月中旬,退車比例占總運營數的四分之一。其中有些甚至是新車,因為招不到駕駛員,或是駕駛員臨時變卦退租而停運。

中國出租汽車暨租賃協會副會長鄭小平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互聯網乘虛而入是不可逆轉的發展趨勢。‘互聯網+出行’模式對出租汽車司機帶來巨大影響,2017年,全國被調查的137萬輛出租汽車中,全程開啟打車軟件的司機占59.7%”。

事實上,出租車大量廢棄現象在國外也有出現。

世界資源研究所中國可持續交通項目主任劉岱宗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紐約在2014年5月份的時候,出租車牌照一張能賣到132萬美金,但是現如今只有高峰時的一半。甚至還有一部分招不到司機,導致一些出租車公司的車輛閑置。如果我們不做好對新興業態的準備的話,它對行業帶來的災難性風險就會出現。”

劉岱宗表示,共享出行吸引了非常多的新興企業,導致傳統出租汽車行業面臨很大的壓力。

其舉例稱,洲際集團、希爾頓等都是非常有名的酒店,他們經過了一個世紀的發展才形成了大概65萬個房間的規模。但共享經濟的出現,讓Airbnb只用了4年時間就走完了傳統酒店業一個世紀所走的歷程。“同樣,Uber、Lyft只用了大概6年的時間就能占到整個出租車行業市場份額的39%;滴滴僅用50個月就達到了日單量2000萬單的規模;摩拜用了11個月達到2000萬單的成績。”

“當共享經濟跟交通領域結合起來,將迅速地形成市場力量。”劉岱宗介紹稱,“Uber出現后僅3年,洛杉磯出租車載客量就下降了30%。”

在網約車大肆“跑馬圈地”的同時,傳統出租車行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沖擊。

“網約車興起后,有很多聲音在討論出租車會不會消亡、會不會被網約車所取代。事實上,初期,大部分網約平臺發展的初衷和目標就是取代出租車。”嘀嗒出行CEO宋中杰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

但其認為,出租車永遠不會消失,“城市的道路格局決定了出租車的必要性,我以前在上海出差,在任何一個地方都可以隨手打車,但是現在,我發現越來越多的道路不允許停車,你會發現,繁華的地區、CBD,打出租車的用戶體驗比打網約車好很多。雖然迅游出租車面臨一些挑戰,但永遠不會消失”。

業內建議

出租車價格市場化

共享經濟下的網約車有著不可忽視的力量,而被搶占市場后的出租車又該如何做呢?

鄭小平認為,“由于出租車司機工作量大,在付出多與收入低的矛盾下,一些地方曾經出現過‘罷運事件’,歸根結底還是行業本身處在封閉環境中,無法適應市場經濟下的出行生態環境。”

對于出租車的現狀,交通運輸部公路科學研究院公路交通發展研究中心主任虞明遠向《證券日報》記者分析稱:“從當前來看,出租車的價格機制還不完善,包括定價機制不合理,調整機制僵化,調價的周期長,程序復雜等問題已經成為制約傳統出租汽車轉型升級最主要的因素。”

有出租車司機表示:“一個上午就做了100多元的生意”。而在同樣的時間段,網約車司機卻“做了300多元的生意,另外還有其他獎勵”。

收入差距的加大使得出租車越來越不被司機“待見”,轉而投向網約車的“懷抱”,而為了留住出租車司機,政府相關部門開始研討出租車改革問題。

“關于規范經營權管理方面,截至目前,全國有70%以上的城市已經實現了期限制,其中有14個省、70多個城市已經進行了一些經營權有償使用費的清退。”虞明遠表示。

虞明遠提議,應加快推動出租車運價不納入政府定價的聽證目錄,逐步放松管制,為由政府定價向政府指導價過渡創造積極作用;此外,還需積極爭取地方政府支持,建立車動態調整的運價水平和結構,探索推廣使用新型計價、計程設備,為靈活調整運價創造條件。

據了解,為改善出租車司機收入,深圳市將承包金從原先的由政府統一制定,改成協會與企業、司機共同協定、動態調整。

虞明遠向記者表示,“改革后,深圳市燃油車每個月份子錢降低了1000元-2000元。此外,杭州市也將整個出租車企業的承包金下調了逾30%。廣州市結合車載終端升級改造,研發了司企收入的清分結算系統,嘗試‘固定投入成本攤銷+營運收入提成’的新型收入分配,抽樣調查顯示,在這樣的清分模式下,司機的收入大概提高了5%至8%。”

參考紐約出租車改革來看,其通過建立多宿主平臺的方式實現司機流轉。“紐約建立了多宿主平臺,可以加快出租車掛靠多個運營公司,讓這種掛靠能夠流轉起來,公司之間就會有更多的競爭壓力。”劉岱宗如是說。

出租車聯網

成大勢所趨

目前,出行行業業內人士普遍認為,傳統出租車行業應該實現全面聯網。

有長期乘坐網約車的用戶向記者表示:“上下班和趕飛機的時候,感覺用網約車打車更方便一些,至少能保證有車坐。有一次我趕飛機,沒有用打車軟件,想打出租車,結果等了20分鐘才打上,這么看來,還是用軟件打車更靠譜。”

“單一模式下,線下運營這一落后的技術導致出租汽車行業日益落后于信息時代。”鄭小平認為,“互聯網+出行”對出租車行業提出了一系列的新要求,借助互聯網技術將碎片化的資源整合起來,發揮規模效應,達到信息共享,是出租汽車行業改革的大方向。

鄭小平向記者談道:“截至2018年底,全國出租汽車保有量為138.89萬臺,同比下降3.8%,日服務5800萬次,空駛率在45%左右。與此相反,打車軟件及互聯網專車使用資源得到了充分的利用。數據表明,截至2018年12月底,中國打車App賬戶規模達到4.72億個,打車軟件覆蓋了400多個城市。”

事實上,除了滴滴外,在國內各地區不斷有新的打車軟件平臺推出,而大幅度的折扣也確實吸引了大量的乘客使用。

據網約車用戶李女士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此前有段時間,有新的網約車平臺推出,折扣力度很大,從家到單位只用4元就可以,那時候,我天天用網約車軟件打車。”

那么,在眾多新的網約車平臺進入市場后,傳統出租車又該如何做呢?

交通運輸部運輸服務司城市交通管理處處長孟秋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可以利用網上約車、電子支付、在線服務評價、信息化管理等手段,加快出租車與互聯網技術的深度融合和合作應用。探索推動新型的司機與企業分配相關利益的形式,提高傳統行業競爭力和服務水平,鼓勵各地組織引導出租車經營者通過共同建立信息服務平臺,或者與現有的電商平臺技術合作等方式,整合區域內的出租車運力信息、資源,促進出租車運輸和營運的效率和服務質量水平的提高。

經過各方面的探討后,業界普遍認為,傳統出租車可以仿效網約車的聯網模式,提高服務質量,建立評價平臺,只有這樣,才能與網約車共存。

《證券日報》記者采訪多位網約車用戶發現,有部分用戶使用網約車是因為“價格便宜”;但也有用戶向記者反映,“我比較喜歡打專車,主要是因為它比較干凈,而且服務好,還有礦泉水免費供應,而有的出租車感覺比較臟。”

針對上述用戶的不同要求,西安市開始對出租車進行整改。

據西安市交通運輸局出租車管理處處長王健向《證券日報》記者介紹,“2018年以來,西安市啟動了出租汽車車型升級換代工作,決定將原有的雙燃料出租車全部升級為全新的甲醇燃料汽車和新能源純電動汽車,并以此為契機擴大出租車市場供給,提高市民的乘車體驗。”

王健表示,更換后的出租車全部安裝了智能終端設備,配備四路高清攝像頭,同時,還與嘀嗒出行共同推出了全國首個出租車智慧碼,整合了車輛、駕駛員、銀行賬戶、移動支付、計價器、實時定位等多維數據,乘客一次掃碼即可實現費用預估,形成實時查詢分享、服務評價與投訴、聚合支付、使用多種出行工具等功能,尤其是線上服務評價體系的建立,使得優秀駕駛員可獲得嘀嗒平臺優先派單和服務獎勵,并作為行業內評優評先的參考條件,解決了長期以來制約行業發展的駕駛員服務水平無法與收入掛鉤的問題。

宋中杰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未來,將在西安、沈陽等出租汽車轉型升級先行先試城市取得試點經驗的基礎上,在全國出租汽車行業推廣“三化工程”,即數字智能化、網約化、線上線下一體化。

宋中杰表示,“三化”最核心的是后面的技術、數據、模式,“現在提的網約化、數字智能化、線上線下一體化,也是基于技術、數據和模式這個大基礎之上的。而傳統巡游車的轉型升級,是綜合的系統化工程,必須在乘客、司機、公司、政府這四方面,實現全方位的體驗、服務和管理的提升,才能夠推動整個傳統巡游車深化改革。”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在《證券日報》記者詢問多位網約車用戶時發現,在涉及晚間打車安全性時,這些網約車用戶都會選擇打出租車。“如果太晚的話,我就不打網約車了,還是打出租車比較安全一點。”有網約車用戶如是說。

未來出行行業

會怎樣?

雖然業內各界給出了不同的建議和措施,但未來的出行行業到底會怎樣發展還未可知。

“網約車有相對比較活躍的模式,結合比較好的算法可以大幅提高效率。”劉岱宗舉例稱,2018年《自然》雜志封面曾刊登麻省理工學院最新的研究成果,把目前相當于拼車的這種模式進行算法的優化之后,測算出在美國紐約曼哈頓地區,只需要3000輛在網約平臺上發起訂單的拼車或者合乘車,就可以替代13000輛傳統出租車。

另據ITF(國際交通論壇)分析稱,如果出租車也是無人駕駛的話,那么,將有80%的私人小汽車出行可以轉到共享出行里面。

據悉,Google旗下的Sidewalk做了一個未來出行的分析稱,從現在多倫多整體的出行情況來看, 54%是私人汽車,但是在Google未來社區的出行模式打造里面,只有15%留給了私人小汽車,共享出行和出租車從原來的2%增加到10%。

從上述分析可見,出行行業的未來有著眾多的不確定性,而在業界人士看來,在網約車強勢發展的目前,出租車需要做的就是盡快改革,實現與網約車的共存。

事實上,對于網約車和出租車新老業態如何雙向互濟、良性互動、融合共生的問題,包括交通運輸部在內的各界相關人士都在試圖通過改革找到一條出路。

據劉岱宗分析:“網約車平臺其實有助于提高出租車車輛利用效率,通過分析可以看到,在早上8時到下午18時之間,網約平臺可以提高出租車的載客效率達15%。”

不過,鄭小平認為:“網約車經營模式是與汽車租賃公司以及第三方勞務公司合作,由專車公司在整合資源后與乘客建立信息通道,滿足乘客個性化出行要求,而出租車有嚴格的總量控制和運價管制,兩者在競爭中不處在同一起跑線,不少城市將網約車納入合法體系的同時,出租車行業改革遲遲未動,更凸顯了出租車和網約車的矛盾。”

在競爭條件不平等的情況下,傳統出租車行業要如何應對網約車的沖擊呢?

據了解,在網約車興起之后,各國對網約車都有著不同的監管措施。如牌照發放、里程數計算、價格制定等皆有著一定限制。

“我們要探索網約車的監管,沒有網約車監管體系的話,傳統出租車行業很難跟網約車進行競爭。”劉岱宗表示,網約車跟傳統出租車經常會有惡性競爭,特別是在用車需求非常集中的地方,比如CBD核心區、機場、火車站、賓館、公共交通樞紐附近。以紐約為例,其在建立聚合平臺以后,推出差異化的牌照,這類網約車有些只能在高峰時期、運力不足的時候才能接活,有些只能負責機場火車站等地派單。通過差異化牌照讓傳統的出租車跟網約車盡量能夠和諧共處。

劉岱宗舉例稱,聚合平臺主要用于監管,這個平臺是通過特許經營,可能并不僅僅是一家,但是它能夠使用統一的標準化的API(數據接口)。“聚合平臺是紐約可以在后期進行網約車管理的最重要的手段。紐約開放數據是非常重要的一點,包括傳統出租車數據以及新型網約車的數據,它是全美甚至全球第一個通過法律固定下來必須開放數據的,不開放是違反法律的。”

虞明遠認為,長期來看,出行行業出租車與網約車應該是長期共存。所以,在改革策略上,可以采用“一松一緊”。出租車主要以松綁為主,網約車以規范為重。從改革路徑上為營造出租車的深化改革營造更好的市場環境。

“我們建議,要以統一準入條件,駕駛員從業資格管理統一;轉變價格管理方式,政府定價改為指導價;發揮信息化的手段,利用信息技術來提升服務質量作為重點。”虞明遠如是說。

在業界對網約車和出租車兩者共存提出設想的同時,政府方面也表示會給予支持。

孟秋表示:“下一步我們將積極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的決策部署,會同行業各方力量,綜合運用行政、經濟、信用、數字等監管服務手段,著力推進深化出租車改革和新老業態融合發展。”

據西安市交通運輸局出租車管理處處長王健向《證券日報》記者透露:“去年以來,受國內汽車銷售業績持續下滑的影響,國內傳統車企幾乎全部跨界進入了網約車市場,他們或直接投資平臺,或通過線下銷售公司以賣車為目標,通過‘以租代購’等形式快速向網約車市場投放車輛,間接操控網約車市場,完全不考慮市場容量。”

“目前,網約車市場已經不是健康理性的市場,如果不加以規范,很有可能大幅度影響全行業收入。為此,我們將全面規范網約車市場準入,逐步規范網約車管理。”王健表示,“現階段,西安市將對網約車總量進行適度管控,確保巡游車市場穩定。”

孟秋認為,出租汽車行業應繼續保證有效供給,通過出租車數量的調整、網約車合規化增量,來擴大有效的供給和高中端的供給,滿足社會公眾高品質、多樣化、差異化的出行需求。(記者 矯月)

精彩推薦

本網站由 財經產業網 版權所有 粵ICP備18023326號-29

牛牛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