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正文

專家解讀:我們需要什么樣的個人信用懲戒體系

2019-09-27 09:58:32 來源:法制日報

多地利用信用記錄引導規范群眾日常生活行為專家解讀

我們需要什么樣的個人信用懲戒體系

★ 可以單獨或補充適用

★ 應與法治精神相一致

 

★ 適用一事不再罰原則

★ 應嚴格限制適用范圍

□ 本報記者  張昊

什么樣的行為能夠影響個人信用?人們不難想到信用卡逾期、成為失信被執行人、在高鐵動車上吸煙等行為。

《法制日報》記者注意到,近期,個人信用懲戒的范圍有所擴大,各地密集出臺“守信聯合激勵、失信聯合懲戒”措施。一些城市將違反城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多次闖紅燈、在市內軌道交通列車車廂內進食、停車欠費、欠繳物業費等行為與信用懲戒相聯,引發熱議。

信用體系建設作為社會治理的創新手段,如何搭建更為合理有效?聽聽法學專家怎樣說。

個人信用與日常行為相聯

記者梳理發現,各地發布的與個人信用記錄有關的規定可謂多種多樣。

江蘇省南京市對抓拍的非機動車、行人一年內闖紅燈等違法達到5次及以上的,認定為一般失信行為,記入個人信用檔案。此前,上海市將非機動車、行人多次嚴重交通違法且拒不接受處理的當事人信息納入個人征信系統。在廣東省深圳市,行人闖紅燈等行為都會被記錄在案,定期推送給信用機構,一旦有這些記錄,相關人員將會在消費、貸款等方面受到限制。

北京市交通委發布實施細則,明確對地鐵逃票、霸座、進食等嚴重違規者的處罰措施,有上述不文明行為且不聽勸阻,將被記錄個人信用不良記錄。

在停車管理方面,廣西壯族自治區南寧市停車場管理條例(草案征求意見稿)規定,車輛停放者不按照規定繳納停車費的;在城市道路范圍內擅自設置、移動、占用、損毀停車位標志、標線,或者擅自引導他人占用道路停車的;擅自設置車位鎖、專用牌等障礙物妨礙道路停車位正常使用的;超過約定時段使用共享停車位等情形,納入信用記錄管理。

上海市、浙江省杭州市、陜西省西安市、福建省福州市的生活垃圾管理條例中都有信用懲戒規定。有的規定由行政主管部門記入公共信用信息平臺失信主體記錄,有的則納入個人征信系統。

河南省漯河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局發布《關于開展物業費清欠行動的通知》,針對限期自繳仍不繳納物業費的業主,由各物業主管部門進行核實并入戶催繳,仍不繳納的轉欠費業主所在單位、部門進行協助清繳。這個階段結束后,仍然拒繳物業費的,物業主管部門應報請相關部門根據業主欠費情況予以相應處理。處理方式中就包括記入個人誠信記錄等,必要時進行司法訴訟追繳。

除了各地在社會治理中制定的個人信用規則外,各部委也聯合出臺有關規定,將有嚴重違紀違規違法犯罪行為的應試人員、不履行撫養和監護責任的父母、進行刷單等行為納入個人信用記錄。

記者注意到,這些規定中,有的規定了信用修復和復核方式,有的則沒有提及。

對軌道交通不文明乘車行為,北京市交通委規定,記錄個人信用不良信息的行為人可以通過主動參加軌道交通志愿服務進行不良信息修復。認為個人信用不良信息有誤的,以書面形式向市交通執法部門提出個人信用不良信息復核并提供相關證明材料。

誠信體系建設需符合法治

接受記者采訪的法學專家均對信用體系建設給予了肯定。

北京郵電大學人文學院副教授、法學博士崔聰聰說:“信用體系建設是國家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措施。”

北京外國語大學法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王文華認為,市場經濟本身就是信用經濟,法治社會需要誠信的基礎,加強誠信體系建設,建設誠信社會是正確方向。

什么樣的行為適宜通過信用懲戒的方式引導和約束?王文華認為,首先要從信用懲戒必要性方面進行考量。

“信用懲戒是一種比較靈活、效果明顯、帶有懲罰性的措施。”王文華說,針對多次不守信不及時履行應盡義務的主體,不便于采用其他處罰方式,或采用其他手段懲戒過輕、過重或手段不足時,信用懲戒可作為單獨或者其他法律責任的補充適用。

信用懲戒會影響到財產、個人信息、聲譽、隱私等多方面權利,因此要與法治精神相一致。

王文華說,我國刑法、行政法對法律責任的規定都具有相稱性,民法中則有公平原則。失信懲戒是一種處罰方式,要符合“合比例原則”與失信行為相稱,處罰不能超過行為本身的危害性。

“法律中有一個基礎性原則,即一事不再罰,對同一個行為主體的同一個違法行為只能依法給予一次處罰。重復評價、重復處罰,就是過罰不相當了。”王文華說,這條原則是為了保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體現法律的公正性、公平性和嚴肅性。失信懲戒也要符合一事不再罰原則,還要注意,失信行為在相關領域已有法律規定的,失信懲戒不能違反上位法。

“個人信用記錄應嚴格限制適用范圍,一般適用于惡意違法的行為,對于個人過失行為一般不予適用。”崔聰聰說,信用評定關涉個體的基本權利,因此信用信息的收集、信用等級的評定、信用評定結果的公示以及權利人的救濟應當依法進行。征信機構必須依法設立,征信管理行為應嚴格依法,遵循公開、公正、公平的原則,并保證信用評定結果的一致性和公平性。

聯合懲戒并非越嚴厲越好

生活中,信用分高已經成為看得見的福利。記者梳理發現,在政府公共收費停車場停車、享受景區門票優惠、到市圖書館借書不用押金……很多城市出臺方案推進個人誠信體系建設。

北京市明確在2020年底前建成覆蓋全部常住人口的個人誠信分工程,個人得分越高將受益越多。廣東惠州提出開發個人信用分,拓寬信用應用場景,如信用旅游、信用醫療等,實現信用信息價值最大化,講誠信的個人將多方面受益。

在一份江蘇省某市的自然人信用積分計算規則中,記者留意到,個人信用被分為至少5類,包括商務信用信息、社會管理信用信息、司法信用信息、榮譽信息以及法律、法規、規章規定的其他與個人信用有關的信息。較為常見的未繳納水電費、電費、通訊費或有線電視費,扣20分至160分,交通違法失信信息扣50分至300分。而無償獻血每次加10分,最高不超過50分;骨髓捐獻和見義勇為信息則加40分,最高不超過80分。

相比守信聯合激勵,失信聯合懲戒已不讓人覺得陌生。

早在2017年11月1日起,江蘇省宿遷市已嘗試在全市范圍內對行人和非機動車駕駛人每自然年度交通安全違法累計3次、5次的,分別認定為一般失信和較重失信行為,在資格資質認定、職業準入、個人信貸、車輛保險以及評先評優等環節受到十多個部門聯動限制。截至當月月底,宿遷市就有6人因年度內闖紅燈3次以上被記入一般失信,同步推送至市公共信用信息平臺。

兩位受訪專家均認為,聯合懲戒并非越嚴厲越好,應盡快出臺相關法律規范誠信體系建設。

“個人失信懲戒、聯合懲戒要遵循比例原則,過輕達不到懲戒的效果;過重容易讓自然人陷入到動輒失信的境況,影響社會效率。”崔聰聰認為,在社會信用法出臺之前,信用評定宜以試點的方式慎重開展。

王文華也認為,多部門聯合激勵、聯合懲戒需要慎重,必要性、合理性、可操作性都需要經過充分論證。規則的制定要避免違反合比例原則,避免重復評價、重復處罰。

編輯:魏蔚

精彩推薦

本網站由 財經產業網 版權所有 粵ICP備18023326號-29

牛牛论坛